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中心 > 东安文化
   
 
  东安文化
 
【岁月如歌】东安人的宝贵精神!
加入时间:2020/2/27 来源:admin 访问量:312

    一片荒草窝,人少兔子多,吃水摇辘轳,做饭砖支锅,刮风一身土,下雨水成河,耗子遍地走,乌鸦来唱歌……

    在中国航发庆祝建党98周年暨专题党课报告会上,集团党组书记、董事长曹建国在专题党课中以东安建厂初期的这首顺口溜为例,不仅生动地阐释了航空工业组建时面临的艰苦环境,也有力地体现了东安创业之艰难在行业内的代表性,令听众倍受鼓舞、倍感振奋。

    回顾东安建厂伊始,第一代创业者们在野草丛生、瓦砾遍地的残垣断壁上,头顶蓝天、脚踏荒原、披荆斩棘、爬冰卧雪,用血汗和智慧建设工厂——没有交通设备,就喊着号子人拉肩扛;缺少设备技术,就吃睡在工厂苦干钻研……展现出了东安第一代创业者们以苦为乐、战天斗地、无私无畏的创业精神与革命乐观主义情怀。

    70多年来,正是这种精神与情怀的不断传承与发扬,东安才从无到有、从小到大,历经无数风雨与坎坷,却依然常青、续写辉煌。

   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,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担当。如今,在实现航空发动机自主研制和公司高质量发展的新长征路上,东安人还有许多“娄山关”、“腊子口”需要攻克,这条道路注定不会比当年轻松。走好我们这代人的长征路,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传承第一代创业者们以苦为乐、战天斗地、无私无畏的创业精神与革命乐观主义情怀。当前,公司的科研生产任务异常繁重,特别是今年下半年形势不容乐观,科研生产压力巨大。船到中流浪更急,人到半山路更陡。广大党员干部职工要以“不忘初心、牢记使命”主题教育为契机,敢于直面困难与挑战,甘于担当与奉献,精于改善与创新,坚决打赢每一场攻坚战。


第一代创业者的艰难岁月

    1947年,赵毓新初中毕业,入伍学习后被分配到东北民主联军总后勤部长春修械所(厂),从此跨入了军工行列。不久,工厂奉上级命令并厂,经过紧急动员与准备后,于1949年初(阴历大年三十),全厂搬迁队伍奔赴哈尔滨。

    人们都在猜想:这次到大城市、大工厂,一定是厂房高大、宽敞明亮,宿舍整洁舒适。可到达厂区后,大家甚为惊奇,这哪里是已建成的工厂啊?遍地杂草丛生,残垣断壁,满目荒凉,一片废墟。等待他们的是艰苦建厂的重任。接着各地十余座军工厂也陆续云集到这里,广大军工战士们开始了艰难的建厂经历。

    当时条件极为艰苦,衣食住行都很困难。严冬时节,军工战士们就住在四面透风、没有取暖设备的临时宿舍里,二十几个人挤在一个大通铺上,有的人甚至在水泥地上铺上干草和行李席地而睡。军工战士们吃的是高粱米、土豆和白菜,因大部分人离食堂远,伙房用牛车送饭,在零下40多度的低温下,饭里已经结了冰碴儿。正如一位老“东安”回忆的那样:“宿舍到工厂,步行十多里,吃的高粱米,喝的白菜汤。”在这样的环境下,军工战士们从没喊过苦、叫过累,用火一样的热情投入到工厂的建设中。

建厂初期的艰苦创业精神

    工厂最早生产的是炮弹引信。当时,边搞建设边生产,生产条件极差。不但设备旧、技术力量十分薄弱,而且,许多设备还在安装之中。一个车间里没有几台设备能投入正常的生产,能真正承担生产任务的工人也不多。

    由于那时全国还有不少地方尚未解放,部队急需炮弹。虽然上级没有下达具体的生产任务,但领导在职工动员大会上说:解放全中国是我们每个中国人义不容辞的责任,更是我们的心愿,我们一定要急前方所急,千方百计地生产炮弹引信。为了能多生产一些产品,职工们几乎没有8小时的概念,白天夜里连轴转,星期天也不休息。有时领导实在不忍心让职工太劳累了,就从机床旁撵大家回家。住在北厂的职工更辛苦,上下班全靠步行,有时,他们干脆就不回去了,在车间找几块木板,搭个“床”睡上一觉,醒来继续干。虽然很苦很累,可谁都没有怨言,坐在一起吃饭时,还有说有笑的。

    建厂初期,生产条件差,可想而知,生活条件也是很艰苦的。冬天,职工宿舍没有暖汽,取暖全靠火墙火炕。那时的冬季比现在冷得多,刮起风来,腰不弯下七八十度,是无法走路的。到了晚上,必须整夜地烧炉子,所以煤烟中毒的事儿时有发生。

    有一个同志,住在北厂联三楼。一天晚上,他半夜起来想到外面去解手,起来后,他晃晃悠悠走了几步,就栽倒在门跟前。幸好,这一倒,把门撞开了一个缝儿,过了一会儿,他才清醒过来,看到自己倒在地上,明白是怎么回事了,赶紧回去叫醒同伴。就这样,4条生命得救了。

没有一个叫苦叫累的

    1949年初,当各地的同志陆续到来时,工厂就组织他们参加恢复建设的各项准备工作。当时遇到了很多的困难,比如,搞建筑工程时,没有设计资料,连一张平面图都没有。只有自己动手实地测量绘制。在零下40多度的气温下,勘测员们在雪地里勘测了4天,终于绘制出了第一张“平房地区平面布置图”,标定各建筑物的地基编号,当时编的一些厂房号有的现在还在沿用,像6号、7号、8号、28号等。

    在各军工厂的搬迁、合并以及工厂的建设初期,装车、卸车、搬运、安装的劳动强度很大。他们不分上下、不分工种、不分男女,只要火车一到,不管白天、晚上,干部、职工和家属全部出动。十多个厂合并过来的几百台设备、数千吨物资都是喊着劳动号子,硬是靠人拉肩扛从平房火车站搬到工房和工地的,而且在整个过程中,没有设备损坏、没有重大物资损失。职工队伍就是这样一支经过战时军工生产锻炼、非常有组织性和纪律性、能够克服任何困难的队伍。

    建厂初期的生活条件是很艰苦的,平房没有水,水井都破坏了。当时想了很多办法,解决职工喝水的问题。后来,装了几个水泵,但出水量很小,职工得清晨三点钟就起来排队接水,但大家一点都没有叫苦,都全心全意地投入到工厂的建设中。当时的住房更是紧张,九趟楼里有单身宿舍,睡上下通铺;也有家属宿舍兼办公室,而且室内没有上下水,没有厕所,有的还没有取暖设施。有的住在九趟楼的第一趟楼上,到了冬天冻得人够呛。特别是在1949年初,室内没有取暖设备,最低到零下40度,房间窗户上冻的霜把窗户糊住了,阳光都进不来,墙上挂着厚厚的冰霜。由于宿舍不够,有些工人都住在厂房里面,一个油桶去掉一半做成大炉子,烧煤炭,烤火过冬。当时条件的艰苦没法用语言形容,但就是在这样的艰苦环境下,军工战士们都非常理解,没有一个叫苦叫累的。

 
站点地图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隐私政策  东安留言板
版权所有:中国航发哈尔滨东安发动机有限公司
黑ICP备07002972号
品牌网站建设:美景数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