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中心 > 休闲时光
   
 
  休闲时光
 
这些年越走越快的日子
加入时间:2020/2/27 来源:高兆伟 访问量:250
    平房区地处哈尔滨南郊,距离火车站25千米。在哈尔滨人心目中,平房区属于郊区,位置偏僻,有一些毕业大学生来了之后,一看太偏了就都走了。职工去道里区、道外区,老百姓俗称去市内,现在还习惯这么称呼。那时哈尔滨企事业单位招工一般注明平房区除外。但那时候平房区绿树成荫,空气质量堪比太阳岛,非常适合居住。

    上世纪80年代,从市内到平房区有两种方式,火车走拉滨铁路线,哈尔滨到吉林路过平房站;公共汽车38线,哈尔滨火车站到平房站火车站,到新疆大街票价0.4元,到平房站0.5元。38线走哈平路,晚上坐车,车上人少,路两边都是树木,路灯很暗,阴森森的,女同志晚上坐车回来很害怕。

    上世纪90年代初期,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,去哈尔滨市内的人越来越多,于是增加1条43线公交车,走学府路,终点平房火车站,38线改新疆大街为终点站。那时候车次少,在平房车站,远远望见43线车一来,还没等车停稳,候车的人都奔着车门蜂拥而上,只为了抢一个座位,能坐在车上美美地睡一觉,很是惬意。

    人们日常短途出行以自行车为主,一家有好几辆自行车。上下班时,公司门口的自行车队伍浩浩荡荡。当时7点30分上班,年轻妈妈车子后面都有小坐,带着孩子,送东安幼儿园。尤其冬天亮天晚,看见年轻妈妈急匆匆送小孩上幼儿园,有的人头不梳理、脸不洗的。

    1990年,我媳妇生孩子,半夜从机电公司家属区骑自行车带到242医院。那时路上没有出租车,私家车也很稀少。1996年哈飞汽车厂生产的中意面包车,出厂价6万元,可以买一套70米的住房。过去孩子上小学,一般自己去上学,因路上车很少,不用担心安全。现在赶上早晚班高峰,孩子上下学,要么手领着孩子不松手,要么开车学校门口接送。

    2005年哈飞和东安合并期间,公司九趟楼拆迁后,厂门外修个停车场。当时有很多职工反映,修停车场干什么,一辆车也没有。谁能料到才几年不过,私家车辆就塞满了街。不管是小区里还是厂门口,现在找个停车地方都很难。

    职工出差坐火车最头痛的是买火车票,一般是硬座,要提前好多天买票,买个卧铺都得找熟人。职工出差很少坐飞机,除了特急事,还要公司领导特批。那时候铁路线路不比现在,直达少,出差中途大多得中转,坐硬座20多个小时是常有的事。我就因出差坐过哈尔滨到上海、北京到成都、北京到柳州等硬座火车。现在出行很方便,有动车、高铁,票源也充足,只要不是春运或者国庆,都很容易买到。

    我的老家在阿城,在火车站铁路家属区,当时回家很不方便。记得1990年“五一”劳动节回阿城,那时孩子才4个月大。早上8点从平房出发,先乘汽车到哈尔滨站,再从哈尔滨站乘大客车到阿城街里,从阿城街里乘三轮车到阿城火车站,再步行二十多分钟,折腾到下午4点才到家。现在平房区就有直通阿城的客车,每天十几趟,平均不到一小时1辆;要是自己开车,40多分钟就能到家了。

    我做梦都没想到,国家发展这么快。这些年,我深深感受到国家改革开放取得的巨大成绩,人民生活发生的巨大变化,很多梦想都变成了现实。


 
站点地图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隐私政策  东安留言板
版权所有:中国航发哈尔滨东安发动机有限公司
黑ICP备07002972号
品牌网站建设:美景数码